登录 注册

故事原文

2019-06-03 19:49 点赞 2 评论 0

#原创# 一剑划破长空
相约决战
青年剑客一代翘楚,一字剑君齐道玄与天下第一高手潘必成,约战与青海湖畔。

  这一日,青海湖畔聚集了不少武林人士。大家围绕在湖畔的一侧,就等着两位高手前来对决,好一睹当世两大高手的风采。可是这些人从霞光初现就开始等,直等到日见西移,余晖将将近未尽之事,两位高手中的哪一位也没有出现,人们等的不耐烦了,便开始喧嚣起来了,吵闹的好像市集一般,更有甚者开始下起了赌注,赌得就是这一场决战谁胜谁败,前来下注的人数不胜数,下注的人大多压潘必成获胜。

  突然之间、有人大喊快看,人们纷纷往他的手所指方向看去,只见湖面远处有一个黑点大小的东西,正快速往湖边移动过来,渐渐的那个小黑点慢慢的变大了,原来是一个人,就在这时已经有人认出来了,这个从小黑点变成的人,竟然就是天下第一高手潘必成。其实潘必成早就于数日前到了此地,他只不过是在养精蓄锐,为今日之战做好充足的准备,他从湖的另一面,踏水而来,显示出了不凡的轻功造诣,仅就此一项就足以位列当世前三了。

  潘必成从距岸边近丈余远的湖面一跃上岸,他一落地便目光横扫,他没有发现齐道玄的身影,他大声问道:“齐道玄呢怎么还未到吗?”,不知是谁回答了一声,想是齐道玄怕了您老人家,所以畏惧之下,不敢前来应战了!潘必成突然动了起来,众人只看到一道残影、向刚才说话的地方迅速移动、接着便又听到了一阵落水声,原来潘必成将斗胆胡言乱语之人,一招制服,便扔到湖里了,那人不通水性,还在湖里大叫救命,众人畏惧不敢上前营救,潘必成:“这次只是小惩大诫,给你一个教训,让你再敢胡言乱语,能成为我潘必成对手的人,又岂会是贪生怕死之徒。”跟着他又对周围的人说道:“你们去把人救上来”,众人中水性好的赶紧下水救人,那人落水之处隔着岸边两三丈远,来人将其救上来之后,那人羞愧难当径直远去,头也不回的走了,(谁成想到,此人回乡后苦练武艺,数年之后成为一位高手,此间暂且不表,留待日后再话)。

  有过这一小插曲后,众人不敢再高声喧哗,只得耐心等待齐道玄的到来,齐道玄没有令大家失望,他来了,他亦步亦趋的从远处走来了,他身上竟是尘土,衣服、鞋帽均已破烂不堪,唯独只有他背上背的一柄长剑,还没有被尘土给掩没,他渐渐的走近了。

  齐道玄:“不好意思,有劳各位久候了,我来迟了。”

  潘必成:“数月前,我就让人将战书,送至贵府上,阁下为何姗姗来迟。”

  齐道玄:“在下接到尊驾的战书,实在是不胜惶恐,尊驾武功的实在太高,堪称当世无双,所以在下只有利用这数月的时间,从游历前来,以好体会自然之道,好使剑术能够有所突破。”

  潘必成:“这么说你在接到战书后,就出外游历,然后一路走来了?”

  齐道玄:“不错。”

  潘必成:“好个齐道玄,你此行可领悟到了什么?”

  齐道玄:“在下离家时,开始并未西行,而是东至大海,正所谓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老子道德经又云:上善若水。”

  潘必成:“想来你的剑术必然大进了!”

  齐道玄:“大进不敢言,但是在下的剑术,一字剑诀本就源至道家,所以此行也算是有所体悟。”

  潘必成:“好了,闲话就不必再说,动手吧!”

  齐道玄:“好!可是在下只是一个末学后进,未敢先行出招,还请前辈赐教。”

  潘必成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出招了,看好了。”

  潘必成一掌击出,在众人的眼里只有道道残影,在齐道玄的眼中却什么也没有,在潘必成手掌刚一动的时候,齐道玄已经后发先至,从背上抽出长剑,使出一字剑诀刺向潘必成,这一剑一往无前,潘必成也无法抵挡,撤掌飞退,可是齐道玄的剑有如跗骨之蛆,潘必成退多远,齐道玄的剑就进多远,无奈之下潘必成只得退到湖面上,但也正因如此齐道玄的这一剑受阻无法在往前,赶紧变招未横切,剑上寒芒顿生,潘必成何人也!天下第一高手也!又怎会抓不住这一破绽,他于湖面上双掌击出,齐道玄顿时感觉到汹涌澎湃的潮水般的内力向他涌来,剑上的寒芒已然不见了,他也握不住剑了,剑脱手而飞,他本人也被击飞出去了!潘必成飞跃回岸上,他没有乘胜追击,只是轻描淡写的道:“把剑拾起来。”齐道玄受此一掌,击飞落地时吐出一口鲜血,幸得要害部位并未受伤,脱手的剑,也离他不远,他爬起来走过去将剑拾了起来,手握着剑,又使出一字剑诀挥舞着朝向潘必成,潘必成也将双手击出,双方在近战厮杀,齐道玄毫无还手之力,他手握的长剑不断被潘必成拍击着,他现在就好像大海里的一艘孤帆,面对着狂风巨浪的袭击,自己却无能为力,齐道玄心想难道我就此丧命于此,忽然之间灵台一片空白,在重压之下他领悟到道了,他将手中的长剑以妙到毫巅的角度刺出,潘必成躲闪不及,被一剑穿心,毙命当场。周围的众人惊讶的嘴都合不上,齐道玄将长剑扯出,潘必成应声而倒,鲜血瞬时喷涌而出,齐道玄的剑上也滴下点点鲜血,齐道玄没有再看潘必成一眼,然后缓缓闭上双眼,他在将领悟到的道,与自身相融合,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潘必成俨然已成枯骨,齐道玄将手中的长剑一剑划向长空,只见长空破碎,这一剑划破了长空,齐道玄也钻进了破碎的虚空中,不一会破碎的虚空渐渐合拢,最后只剩下一条细缝,这就是得道以后的齐道玄,留下给世人顶礼膜拜的唯一神迹。

  全书完。

京兆三原李药师

0粉丝 / 0关注

这些人赞过

2

关于我们

简读故事,发现好故事。

讲故事,分享故事,读故事,品味故事。这里是一个好故事分享社区。


友情链接

  • 经典短篇小说
  • 简读社群

    QQ:2819861281

    QQ群:391889159

    微信公众号:简读故事


    京ICP备16015529号

    简读故事网,尊重版权,侵权必纠。

    如发现用户发布侵权内容,请在故事详情页右下角点击“举报”,或者发送邮件到jiandugushi@163.com。

    Powered by OpenS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