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故事原文

2020-08-16 14:37 点赞 1 评论 0

《在北京,家的故事》
我出生中原地区一个小村庄,生活在那里的人,一间房子住上大半辈子,一片庄子住上几代人,所以提到家,意识里第一反应是那座房,那个院落,那个院门,进了门就是到了家了。

后来成年了,走进城市,走进北京。在夏家胡同附近一片平房区租了一间小房子里,住这里的人形形色色,有卖菜的商贩,有刚毕业的大学生,有西装革履的保险员,有一张口就是“吃了吗您内”的房东老大爷。下班走在路边,麻辣烫、烧烤摊、馒头店的香气阵阵铺面袭来,5元一次的理发店,刺耳大音响循环播放着“你爱不爱我”的手机店,到处都充满了浓浓的市井生活气息。一场雨后,坑坑洼洼的路面被黑的像墨一样的污水抹平,在幽暗淡黄的路灯下,显得格外整洁。生活在这里的人,天亮了奔波在繁华北京各个角落,天黑了回到十来平米的小房间,憧憬着未来,又安逸于当下。一次呆在出租房里跟朋友打电话,被问到你在那儿,我说在家啊,朋友惊讶道,你不是在北京么,怎么在家啊!我只能尴尬的解释到,是在北京,在住的地方,不是在家。对,这间租住的小房间只是一个住的地方,不是家。

即便只是一个住的地方,也是希望能住的好一些,能离憧憬中的城市人生活更近一些,所以那时候最希望的是换一个楼房住,换一个每天能洗澡的地方住。所以到北京的第一次搬家半年后就来了。第一次搬家很简单,所有家当一个行李箱加一个背包就装下了,坐着公交就把家给搬了。这间房子在三环边上的一个新建小区里,两居室被隔成了四个卧室,共用一个卫生间。我租住的是一间客厅隔成的暗间,四面墙基中两面是木板隔,房间很小只能放的下一张床,没有窗户不开灯一天24小时都是深夜。但当时这样的房间也足以满足我的虚荣心了,相比拥挤嘈杂的平房区,这里貌似极其接近城市人的生活了。下班后走进小区,走进电梯,打开房门,回到这个诺大城市中一个只属于自已的私密空间,虽然只有几平米,但已足够温馨。每天在被工作蹂躏过后,回到这个小房间疗伤,重塑为理想生活奋斗的信心。不过,这个房间也有另一种煎熬,这种隔断房不是隔音不好,而且根本没有隔音,住在这里四户有两户是年轻情侣,所以经常在深夜被疯狂的男欢女爱声吵醒,声音清晰的就像是在枕边,此起彼伏折腾半小时不止。四间房子住7个人,从没有人觉得尴尬,后来时间久了,也就都习惯了,这种习惯里的煎熬和无奈,也许只有北漂过的人才懂。

合租房的日子持续了六七年,知道为什么在北京的年轻人叫北漂吗?六七年的时间搬家七八次,从南三环到北五环,北五环又到东四环,东四环又回到西三环。潜意识中那个房子就是家的概念,在大大的北京城飘来飘去。

故事

2粉丝 / 17关注

这些人赞过

1

关于我们

简读故事,发现好故事。

讲故事,分享故事,读故事,品味故事。这里是一个好故事分享社区。


简读社群

QQ:2819861281

QQ群:391889159

微信公众号:简读故事


京ICP备16015529号

京ICP备16015529号-1

简读故事网,尊重版权,侵权必纠

如发现用户发布侵权内容,请在故事详情页右下角点击“举报”,或者发送邮件到jiandugushi@163.com

Powered by OpenSNS